Top
首页 > 新闻 > 要闻 > 正文

救下甘宇的村民倪太高:我不算英雄 最挂念120只羊

要闻 封面新闻 2022-09-25 08:54:40

倪太高

封面新闻记者 肖洋 杜卓滨

倪太高知道,从泸定湾东水电站方向过来,想要走出去,只有翻过他家屋后这座山。山叫猛虎岗,位于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,海拔2000米左右。

9月21日,震后第17天,湾东水电站水工甘宇被倪太高找到的消息,经媒体争先报道后,赞誉纷至沓来,不太会用手机的倪太高,有了接不完的电话,和回不赢的消息。

9月23日,在女婿陪同下,倪太高来石棉县医院办理报销手续。“9·5”泸定地震中,他受了伤,住了两天院。

填表报账期间,同学给倪太高发来消息,称为他的事迹“使劲地点评点赞”。看完,倪太高笑笑关上手机。

记者也告诉倪太高,网友说“甘宇是救了村民的英雄,倪太高是救了甘宇的英雄”。听完,倪太高说,他只是一个养羊人。如今,他最挂念的是山上那120只羊。

父亲、丈夫和儿子

倪太高今年58岁,家有7口人,住在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。地震发生时,他一人在家。儿子和女儿,一个在县城,一个在学校。妈妈85岁,和兄弟住在村委会附近,离他家很远。妻子刚好和弟妹一起上山挖麻芋子去了,近期,当地有老板要收这种药材。

刚打扫完家里卫生,倪太高准备上山看看那些羊。走出屋子没几步,地震就来了。“像有什么东西推我一样。”倪太高说,当时,他一个趔趄就摔了出去,应该有好几米远,还把裤子蹭烂了。摔在地上,他看不到背后发生了什么。当然,砸在他背上的柱子告诉他,房子垮了。

“4.20”芦山地震,倪太高家重新修缮过。这次地震,受损房屋是以前老房子。

怕山上有滚石,倪太高不敢往两边跑,只能死死抓住地里的玉米杆。

等缓下来后,倪太高看到羊圈、厕所塌了,才置办不久的电器设备也埋在了下面。摸出手机一拨号,信号已经断了。站起身想要走动走动,才感到腰部传来阵阵剧痛。

妈妈离太远,儿子女儿也联系不上。他绕到岗上,想找找妻子和弟妹。“我跑过去,连声音都没听到。”地震时,山上到处滑坡滚石头,倪太高冒出最坏的念头:上山的两人已经没了。

倪太高有点急,他忍着痛,在岗上和房子间来回跑了三趟。在第三趟,他听到岗上有两个声音正在往家的方向移动。他又从岗上绕回,看到妻子和弟妹正站在屋旁。倪太高站在她们身后,一个劲儿地咳嗽,两人也没发现他,过了好一会儿,两人才转过身来。

“你还在嗦?”

“我还以为你们埋山头里头了呢!”

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。”

倪太高这才得知,地震发生时,山上石头从四面八方滚下来,妻子和弟妹两人抱着大树才躲过一劫。等四下安静了下来,她俩就往山下跑。上山带着的背篓、镰刀等工具,至今都还没回去取。

被救与安置

地震当晚,倪太高一家在山下邻居家落了脚。两家隔的不远,走路大概十分钟。在地震中,这户人家有人遇难,他们过去帮忙。

深夜11点过,弟弟倪太平和村委会一位副书记打着电筒上来了。他们带着卫星电话,正四处查看灾情。看到有卫星电话,大家抢着要报平安。这时,倪太高才打听到,学校娃娃们都是平安的,村委会附近也是安全的,他这才放心下来。

第二天一早,直升机和救援队伍进了村。按照震后安置方案,村民们要全部转移到村委会。老人和受伤的人有专人照顾,因为腰疼得厉害,救援人员便搀扶着他。

这里距离村委会,大概4公里路程, 一行人走了两个多小时。到了村委会,医生集中对老人伤员进行了检查。医生对倪太高说,他问题不大,不干重活就行。

在村委会住了两天,倪太高和村民们又被转移到挖角村。“转移过来,我还是不舒服,我想去医院看看。”

于是,救护车将倪太高送至石棉县人民医院。经医生诊断,倪太高腰部骨折。尽管伤情不严重,为保险起见,医院安排他住院观察。两天过去,经专家会诊,倪太高这才出了院,“9月11号还是12号,我记不太清。”

救援队在湾东村寻找甘宇

山上有人被困

出院后,倪太高回到了王岗坪乡。在安置点,这一待又是好几天。

9月19日,震后第14天,倪太高实在忍不住了,他向村里请示回家看羊。

倪太高家在山上养了羊,有120只。地震发生后,这些羊一直在山上,他很担心。经安全评估后,村里同意倪太高回家一趟。毕竟,这些羊是倪太高一家的指望。

当天,倪太高和妻子回了家。下午3点多,有两名救援人员路过倪太高家的院坝。

救援人员告诉倪太高,他们正在找一个被困的人。救援队还有8人正从芹菜坪(小地名)往山下走。

倪太高说,地震后,山上没有路,到处都是石头和流沙。他不知道救援人员是怎么上去的,又是怎么下来的,觉得他们很辛苦,他和妻子拿出牛奶和糖:“你们饿了就吃点。”救援人员不愿收,倪太高硬要往他们怀里塞。

当天,他打听到其余救援人员也平安下山,只是并没发现被困者。

救援人员走后,倪太高想了很久。“如果被困者想走出去,他只能翻过我家屋后大坪方向的这座山。地震后,除了这条路安全些,无论山左还是山右的路都变得更艰险了。”倪太高决定留下来,尽管他也不确定被困者就在山上。

救援队在湾东村寻找甘宇

“还有一句是救命!”

倪太高屋后的山,名叫猛虎岗。

“9·5”泸定地震,塌方、滑坡和泥石流,让上山变得异常困难。倪太高不确定被困者是否在猛虎岗。

9月20日一早,倪太高站在屋后,面对山,他想喊点什么。“如果真在猛虎岗,他能听见。”

倪太高却忘记问救援人员被困者叫啥名。于是,他望着山,只能扯着嗓子“呜呜”地喊,像唤羊一样……

从倪太高家望向大坪,不是山,就是坡。倪太高不确定被困者是否翻了过来,也不能确定被困者的方位。他能想到的就是喊点什么,万一被困者已经在这山林中也能听到。吼了半天,没人回应。

第二天一早,大概6点多,倪太高又来到同样位置,继续朝大坪方向喊。7点多,他听到大坪方向有回应。

第一声听起来像动物,“我不确定是人还是动物,因为山上有猴子,发出的声响和人差不多。”

紧接着,第二声、第三声传来,“还有一句是‘救命!’”倪太高确定,救援队要找的人,就在山上。

倪太高急忙赶回家告诉妻子:“肯定是人了!我听到声音了!”妻子也很高兴,连忙拿出饮料和干粮,让丈夫带上。

“肯定要拿,被困这么久,还是吃点好!”倪太高告诉妻子,别拿多了,这么久没吃,吃多了会受不了。于是,妻子又准备了两盒纯牛奶和几个糕点。

天下着小雨,妻子让倪太高穿上雨衣。他想了想,雨衣穿上太笨重,便随手捡了一顶帽子扣在脑袋上,顺着声音,他赶了过去。

甘宇(右)和倪太高

“找到甘宇了!”

从家出来,倪太高可以往垭口方向走,再朝老管护站方向拐,这是一条相对好走的路。但很绕,用时太多,倪太高放弃了。

一路往上跑,一路喊。山上没路,林子又密,走了好一阵,倪太高发现上方山上有竹子在动。“我知道隔得近了。”隔着林子,仍看不到人,“我只能给他说,你不要动,我来接你。”

上面半坡上,中段垮得厉害,左边相对安全。倪太高怕被困的人走过去,又向上头喊到“朝左,朝左!”

不知道被困的人还能不能走,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得见,倪太高能做的,就是一个劲地向上喊话。

上午9点半左右,倪太高终于见到被困的人。这个人看起来很虚弱,浑身是伤,身上衣服也烂了。

倪太高走过去把他扶起来。他抱着倪太高大哭了起来,“我遇到好人了,要不是你,我可能就死了。”

倪太高没忍住,也跟着流了泪。山上到处都是湿的,倪太高把身上穿的褂子脱下来垫在地上,让这个人坐下。

“你有没有多的手套?”

看他的手满是伤痕,倪太高将自己的手套脱了下来给他戴上。

“你有没有水?”

“我有水,先休息一下。”

倪太高把包里的牛奶和糕点拿了出来。

“有没有政府?”

“有政府。”

“我叫甘宇,你就说找到甘宇了。”

“好!”

甘宇将食物吃完,继续问还有没有。倪太高说,没有了。

“少吃点,打下尖,我给我老婆打电话,让她做饭!你能坚持,我们就慢慢往下走!”

倪太高上山救人路线示意图(据倪太高所画示意图整理)

他脚抵着我脚,我再走下一步

甘宇告诉倪太高,他发现他时,他已经在这里躺了两天了,实在走不动了,只喝了点水。

湾东河两岸,左岸是泸定,右岸是石棉。从湾东水电站到达大坪,中间隔着一个又一个的沟和梁(山脊)。说不清甘宇走了多久才到大坪,也说不清里面有多少路。

山上情况复杂,扶着甘宇往下走,倪太高还得时刻留意头顶上方。甘宇身体虚弱,走两步就要休息。倪太高想把甘宇送到老管护站,有一公里路。

往下走,有一段塌方路段没法绕行。倪太高跳到坎下,让甘宇到他背上。

“你背我啊?”

“我背你!”

路非常难走,为了不滑下去,倪太高需要两只手紧紧抓住两边的树木,甘宇就这样趴在他背上,两人走出去几十米。

“甘宇说这个地方他可以走。”倪太高说,甘宇有点重,走了这一段,“我也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
下坡路更不好走,倪太高牵着甘宇的双手,他走一步,甘宇走一步,“等甘宇的脚抵到我的脚站稳后,我再走下一步。”

就这样,两人一步一步走到了老管护站。一坐下,甘宇就直接往后一躺,倒在了地上。倪太高吓到了,赶紧问他:“没事吧?”甘宇回复他:“没事。”

在老管护站前,倪太高给妻子打了个电话,说人找到了。

休息了一下,倪太高叫甘宇不要动,他下去带点吃的东西上来。刚走往下走了500米,家里的电话就打来了。倪太高的侄儿和甘宇的堂哥,准备了3天的干粮,正准备进入湾东沟这片山去找人,经过倪太高家时被拦了下来。电话里,倪太高告诉侄儿,带件衣服上来,甘宇的衣服已经烂了。

倪太高原路返回,他在路边摘了些野果,他喂了甘宇几颗,自己吃了一些。

“这个吃得啊?”

“吃得,好吃!”

一个多小时后,甘宇堂哥一行四、五人来到老管护站。山下又有人打来电话,说直升机就要来了,大家待在原地不动。没过多久,山下又传来消息,受天气影响直升机无法起飞,需要山上人把甘宇抬下山。同时,山下还上来了一支救援队,有40人。

在老管护站,大家找来木棒和编织袋,做了一个简易担架,轮流抬着甘宇往山下走。走到半路,倪太高妻子等人把饭送了过来。几人停下来休息,等吃完饭,劲足了,继续抬。

此时,山下电话又来了,直升机可以起飞,定位在老管护站。于是,倪太高他们又抬着甘宇原路返回。还没到管护站,40人救援队伍到了。大家将甘宇抬到老管护站前坝子。很快,直升机来了,甘宇被送上了飞机。当晚,倪太高看新闻得知甘宇被送到位于成都的医院。

“只是一个好人”

甘宇获救,倪太高也被很多人知晓。从9月21日起,从早上到晚上,倪太高的手机就没停过,很多人找他,想让他说说当时的事。倪太高能接到的电话他都接。他不太会用手机,人太多,他委托女婿在社交平台上开了账号,发了平安消息以表回应。

评论区,网友赞誉如潮水涌来。倪太高说,能被大家关心,他也感到骄傲。放下手机,他还是那个在石棉生活的普通人。大家给他的“英雄”称号,他说:“不算,不算,最多只是一个好人。”

9月24日,震后第20天,甘宇继续在成都医院的ICU病房接受治疗。倪太高也回到了王岗坪乡,暂住在出租屋里。

倪太高说,他现在放心不下的,还是山上家里的羊。几天前回家,他在山上“看到了三分之二的羊。”等过段时间,他还准备再回去看看,“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羊!”


来源:封面新闻

编辑:曹静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江西一家长掏钱给女儿全班换新桌椅 该查查其他班的桌椅是否需要换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

##########
<pre></pre>
    <b id='KhHX'><em></em></b><xmp id='TYP'><s></s></xmp>
    <dfn></dfn>
      <option id='fL'><bdo></bdo></option><tt id='kdYhdCuC'><dfn></dfn></tt>
      <strike></strike>
      <big></big><abbr id='IYy'><em></em></abbr><span id='dYerDYg'><strong></strong></span>
        <comment id='iH'><base></base></comment>
          <i id='IXqOnn'><s></s></i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'RVlaQQmu'><dfn></dfn></address><acronym id='ktJQRsW'><sup></sup></acronym>